上门女婿 第二百三十三章 陌生感

小说:上门女婿 作者:貌似纯洁 更新时间:2018-11-22 03:12:36 源网站:E小说网
  终究是男人,只僵持了片刻,韩东就试探用手在她腰肢上碰了碰。

  沈冰云嘴上不耐烦的说着别碰我,气却渐渐消了。

  有演戏的成分,可也不由觉得自己太没出息。

  明明男人连一句话也没有,就如此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,她便没办法继续绷住。

  归根结底,喜欢一个人,处处被动。

  她也自认见识过各式各样的男人,游刃有余,捧她者多如过江之卿。可也奇怪,跟韩东在一块,一些计较跟功利,荡然无存。

  总觉得在一起的时候时间太快,哪儿还有闲置的心情去闹矛盾。

  转过身,搂住了韩东左臂:“东哥,我知道有些话你不愿意听。但是,我实在是看不惯夏梦对你的态度。她根本就不喜欢你,在里我们聊了许多没争执,各自心平气和。她说了,你对她而言可有可无,只要我有能耐,她无所谓离不离婚。”

  韩东无端失落:“不奇怪,她确实一直看不上我。”

  沈冰云搂紧了些:“那是她眼瞎。”

  韩东也往下躺了躺,调整了下姿势,手垫在了沈冰云颈下:“她眼神很好,是你眼瞎才对。不然怎么会看上我这种要钱没钱,要什么没什么的男人。”

  沈冰云忙拦住话头:“东哥,你除了钱,样样不缺。”

  “我听不出你这是讽刺还是夸赞。”

  沈冰云轻掐了一下,笑着道:“你明知道我什么意思。我要是喜欢钱,早就攀上个有钱人嫁了,哪儿还会等到现在便宜你。”

  韩东无声,嘴唇印在了她额角上:“睡吧。”

  沈冰云摇头:“不要,我还想跟你多聊会,不然明天之后,还不知道要什么时间再见到你。”

  “对了,我跟老板已经聊了辞职的事情,他同意了。没有意外的话,可能还会投给我一笔钱以后,我跟陈总的关系就是合伙人”

  谈到这个,沈冰云兴奋难掩,滔滔不绝。憧憬着以后该怎么发展属于自己的,目标是什么,前景是什么,有了钱又要做什么。

  “东哥,到时你一定要来帮忙。我一个人有点忐忑,很没信心。”

  “我对这行不懂。”

  “没关系啊,我懂。其实我最大的理想还是做个老板娘,而不是做个女超人。”

  轻快的口气,让人不忍说一些泄气之言。不过,韩东还是想到了钟思影提过的那件关于银河涉毒的事儿。

  尽量让语气变得随意,试探道:“冰云,你确定没在里发现过反常的事情对吧。”

  沈冰云抱怨道:“都跟你说了啊,陈总人很好,不可能会粘上毒品。以他的身份地位,没有任何理由碰这些走钢索一样的行业。”

  “你很了解他?”

  “当然,我父辈跟他是旧识。”

  “我就随口问问,怕你万一被牵连进去。”

  沈冰云笑:“你放一百个心,陈总绝对没问题。”

  回答的兀定,脑海中却飘过了一些痕迹。

  她有一次去陈彦丰的办公室,迎面撞上了一个凶巴巴的陌生男子。对方的那双三角眼盯了她十多秒钟,因而印象深刻。

  只看,那人就不像是好东西。

  隐约的,还听到他似乎在跟陈彦丰谈一桩莫名其妙的生意,有奶粉之类的词汇

  当时他还觉得奇怪,难不成陈总涉足了孕婴行业?

  这跟夜场生意也相差的太远了吧!

  也是被韩东屡次三番的打听陈彦丰,沈冰云慌乱下,想到了这桩让她奇怪了好几天的事情,想到了那个有着一双三角眼,双臂纹身密布的男子。

  陈彦丰对她有提携之恩,寻常对她也很照顾。

  她的心里,不管对方到底有没有贩毒嫌疑,跟她沈冰云没有关系。她不想和任何人说这些关于到他,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  之所以瞒着连韩东也不讲,是认为这跟韩东没必要的关联性。

  哪怕是陈彦丰真的贩毒,也影响不到自己身边的男人。

  聊着,乏力的两人,慢慢相拥而眠。

  次日,阳光透入,韩东最先醒了过来。

  沈冰云这儿有他的衣服,洗漱后,换上一身简单的运动服,去公寓外跑了会步。

  早晨的空气极好,炎热退散,运动的绝佳时间。

  且近期接连几次的遭遇,让韩东对于锻炼的紧迫性特别强烈。

  跑了有几圈,正要去买些早餐,换了身衣服的沈冰云也走了过来。

  贴身恤,运动长裤,旅游鞋。

  雪白的双腿,被裹的紧绷的胸口,无一不透着女性的活力跟魅力。长发,简单束在脑后,脖颈修长,肤色白皙而健康。

  她的出现,让原本没被注意到的韩东,顷刻成了公园内的焦点。

  “东哥,这么早啊。”

  沈冰云是睁开眼睛,就发现床边没了男人影子,然后从窗口看到了男人。睡觉最为轻微的她,近期在跟韩东一块的时候,生物钟明显被打乱了。

  有他在身边,孤身时候的不安全感荡然无存。

  韩东看了她一眼,放慢脚步:“等会想吃点什么。”

  “公寓门口有家早餐店不错。”

  “行,再跑一圈就过去。”

  沈冰云寻常也挺喜欢健身,跑步倒也勉强跟得上故意等着她的韩东。不过跑了半圈,还是累的够呛,找了个长椅坐下,拿出手机翻了翻,咔嚓,拍了几张韩东跑步的背影。

  仔细观看着,修图后,发到了朋友圈。有过片刻的犹豫,可随即也就坚定点了发送。

  韩东自然也发现了这些图,却并没在意。

  一块吃过早餐,因为还有事情做,暂时离开了沈冰云住所。

  下午,他先去了一趟三手街的工作室。

  这里被闵辉砸过以后,不影响重新装修。又因为方方面面的压力,闵辉全面崩盘下也赔了不少钱。

  依着韩东的意思,一部分捐了出去,另外一部分就用在了装修跟工作室的后续发展上。

  过去的时候,现场就郑文卓一人在盯着装修。

  独特性,带着些上京腔调的嗓门,在门口就能听到。

  二十来个装修工人,忙忙碌碌,郑文卓就来回走动着指挥。

  韩东正要过去跟他聊几句,口袋里手机突然震动起来。

  他走到一旁,拿起了手机。

  电话是小姨子夏明明打来的,第一句话便问韩东是不是回了东阳。

  韩东奇怪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他昨晚刚回,连父亲那边都没招呼过,夏明明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。

  夏明明声音有异:“你别问我怎么知道的,你昨晚在哪住?”

  “宾馆。”

  “接着编,你明明跟沈冰云在一块。姐夫,你真够可以的,我姐之前说你在外面沾花惹草我还不全信结果你,太让人失望了。”

  “你扯什么呢”

  韩东暗觉不太对劲,夏明明这么说,是确定他就住在沈冰云处。怎么确定的?满头雾水。

  同时也在琢磨,连她都知道自己做完跟沈冰云一块,夏梦又怎么可能不知道

  疑惑间,夏明明接下来的话让他敲了敲额头。

  问题出在早晨沈冰云发的那个朋友圈上

  一个背影而已,不算什么。关键是,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沈冰云微信好友里竟然有夏明明跟夏梦两姐妹,朋友圈的内容,全看到了。

  旁人可能认不出他,成天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夏明明怎么会认不出。

  “我姐不太关注微信,应该还没发现”

  韩东心思浮躁:“发现又能如何?”

  “你还挺理直气壮。”

  “你不懂。”

  夏明明郁闷:“我是不想你们俩就这么闹下去啊。别以为那个沈冰云是善茬,她摆明是故意在挑衅,故意恶心我姐,告诉我姐你昨晚在她那里。我正去我姐公司的路上,希望能赶在她发现之前拿到她手机删掉照片,你现在配合我给她打电话,一直聊,别挂”

  “你为什么帮我?”

  “我是不想让沈冰云那个贱人得逞。”

  “说话干净些行吗?”

  “姐夫,你真无药可救了。”

  “我跟你姐,本来就没可能。”

  韩东不由分说挂断电话,努力将这件事抛出脑后,长出了口气。

  他并不傻,猜出来沈冰云在故意恶化他跟夏梦的关系。

  可是,这似乎没什么?

  他跟夏梦的关系,恶不恶化都摆在眼前等着处理,更没有因而去找沈冰云兴师问罪的理由。只是,不可避免的,会觉得有点别扭。

  这样子的沈冰云,跟他接触中的截然不同。

  城府过深的人不惹人厌,但也难让人对其彻底交心。别扭,就是源于像是刚认识沈冰云一般的陌生感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莎莎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上门女婿,上门女婿最新章节,上门女婿 E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